微信公众平台
您的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行业
2015上半年电视传媒行业大事件总览
时间:2015-06-26 来源:媒介360 作者:媒介360 点击率:

2015年是广电行业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这一年,“一剧两星”政策正式实施,电视剧的创作、发行及编播格局发生了颠覆性改观,造成了晚间电视荧屏综艺热电视剧冷的怪相,还给卫视晚间黄金档编排带来革命性变革,并加剧了电视格局的震荡和变动。

【电视剧】

上半年电视剧整体低迷,除了跨年播出的鸿篇巨制《武媚娘》获得了超过2%的高收视外,其余剧目均成炮灰,即便是被寄予厚望的《猫爸虎妈》也以1%的平均收视平淡落幕,在冲击年度剧王的路上铩羽而归。

大事件盘点

一剧两星政策影响电视剧制作播出领域

自2015年1月1日开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将对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电视剧播出方式进行调整。具体内容包括两条:同一部剧每晚黄金时段联播的综合频道不得超过2家;同一部剧在卫视综合频道每晚黄金时段播出不得超过2集。总结起来,对电视媒体市场造成的影响有:

1.购剧成本变高将加快卫视等级分化

2.电视剧市场鲜见强演员阵容的大剧

3.出现“两星+网络同步首播大剧”现象

4.部分卫视次黄档或同步跟播黄金档首轮剧

5.卫视定制剧增多,制播联合更密切

6.对赌更普遍,收视数据水分可能更重

广电反腐深入电视剧购销领域

影视剧购销是广电系统特有的且频频暴露问题的领域。2015年2月1日,著名编剧石钟山微博爆料,江苏电视台负责电视剧采购的几名人员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2014年9月17日,广电总局原电视剧审查员李宁受贿30余万被判10年半。2014 年7月30日,央视纪录频道总监刘文被调查,审计部门发现其在纪录片对外采购上有财务问题。

一剧两星 催生卫视电视剧周播时代

2015年,“一剧两星”政策落闸,电视剧产业走进新的时代——晚上黄金时段一部电视剧最多只能同时在两家上星频道播出。一剧两星下,大多数省级卫视都实行了每晚两集的播出编排,第三集播出空档催生了栏目剧等新的播出形态。同时,“一剧两星”让卫视的购买成本大幅增加,马太效应更为明显;在内外环境因素的共同作用,周播剧这一创新剧种终于在总局“一剧两星”政策的指引下,打开了局面。

一剧两星百日,卫视剧收视沦陷

2015年是“一剧两星”政策事实的第一年,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今年以来的收视异象:一是电视剧总体收视率下降,二是各家卫视收视两极分化,央视和湖南卫视越来越强,而其他卫视的剧很难上1点(50城)。相比于大家聚焦的“一剧两星”政策,其实对卫视影响更大的是其中“每晚两集”的规定,三集改两集后,卫视全天收视最高的第三集被拿掉了,总体份额必然下降——2015年两集剧场时段同比收视普遍下滑,其中省级卫视下滑2%,该时段只有省级地面收视有所提升。

上海电视节:综艺大热潮而电视剧遇冷

今年上海电视节,电视剧展馆冷冷清清,并未出现让人真正为之一振的超级大剧,《白鹿原》《幻成》《古剑奇谭2》已经是最顶级的大剧。但今年对上海电视节来说是一个“革新之年”,其中综艺节目单元更是新设,以求全面覆盖整个电视业态。除了综艺单元设立奖项之外,本届电视节在论坛方面也频频涉及综艺主题,“综极会”、“明天的综艺节目”等也邀请到多名行业大佬前来助阵。首日电视节中,前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将近10年没有出席过行业论坛的湖南卫视总监张华立、《跑男》制片人余杭英、《爸爸去哪儿》总制片人谢涤葵等人讨论的“从模式引进到超级原创”话题成功吸引目光,令综艺大热潮抢走电视剧的风采。

【综艺】

电视剧的萎靡不振,给综艺节目腾出了大显身手的空间,各家卫视使出浑身解数,推出数十档综艺节目,以狂轰滥炸之势争夺受众的注意力高地。双季播、叠播、套播,各种编排手段齐出;亲子户外、极限挑战、恋爱相亲,各种类型百花齐放……

大事件盘点

制播分离后电视台面临空心化与空壳化

2015年广电改革有两个主题:一个是制播分离,一个是媒体融合发展。随着电视台改革的深入,制播分离的社会化倾向越来越明显,这样传统广电媒体就不得不面对避免空心化甚至是空壳化的问题。如果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将直接导致三个后果:一是人才流失导致的空心化。二是电视台管道化,只变成一个播出平台。三是播出平台的非主流化,慢慢丧失主导权。

卫视920收视带之困

“一剧两星”新政下,2015年电视荧屏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晚间920节目带的出现。作为黄金档的延续,920节目带在拉动晚间收视上地位显著。但节目带只有40分钟时长(包括广告时间),只能以“小节目”填充之,从节目创意、形式感、内容拓展度、节目属性,及至节目获得高收视率上,920节目留给电视台和制作公司的发挥余地都不大。新模式下,大多数卫视920时段收视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仅有少数卫视表现突出。从这个角度来看,卫视920节目似乎又成为了电视台的鸡肋。

《爸爸去哪儿3》吸金11.7亿

4月8日下午,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第三季广告资源招标会在长沙召开,本次招标项目为创新互动广告产品及黄金硬广资源。《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约80%的硬广资源在此次招标会上进行招标,标的总额4.76亿元,中标总额5.963亿。此外,芒果TV《爸爸去哪儿》第三季招得0.85亿元,最终《爸爸去哪儿》第三季招标总额为6.7亿元,总溢价约25%,无一流标。可以说,《爸爸去哪儿》不只是一档综艺节目,而是近年中国市场最成功的“现象级”文化品牌。

中国模式日聚焦2015年最热门模式

2015年上海电视节将新增一个重要板块——中国模式日。“中国模式日”为期两天,26场密集的论坛包括了国际与国内节目模式趋势、制作人大师课、电视节目与新媒体融合、电视节目与新技术、节目策划与营销、模式大赛等几大板块。论坛中外主讲嘉宾人数达到40人,多家国家模式制作与发行机构携带了2015年最新的节目模式来华,并派出创意总监、运营决策者和制作人与中国同行交流,这是国内模式巨头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全面了解并对接中国市场,中国买家也可以在家门口就能与国际接轨。中国模式日将为中国电视原创者提供一个国际化视野。

【电视媒体经营】

综艺繁花似锦的背后,是电视台们近乎血腥的残酷竞争,2015年,江苏卫视仅节目运营投入就预计达40亿元,省级卫视在收视大战中如履薄冰;地面频道份额挤压严重,步履维艰,央视也以变革者的姿态加入混战,力求稳住自己的收视阵地。

大事件盘点

2015年第一季度电视媒体广告遇困境

CTR媒介智讯的最新研究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传统媒体广告普遍遭遇困境,同比下降4.7%。整体来看,除户外广告有所增长外,其他媒体广告都在下降。其中,电视广告时长同比减少了1成,降幅与去年同期持平。各级频道中,降幅最大的是省会城市台,省级卫视、省级地面频道的降幅同比都略有收窄。

一线卫视差距缩小,胶着竞争

2015年是电视格局剧烈洗牌的一年,湖南卫视凭借优质的独播剧和创新节目,以及众多青年观众拥趸,继续稳住卫视旗舰品牌的地位。浙江卫视凭借《奔跑吧兄弟》节目的逆天收视,以及一众高收视季播节目,在上半年的综艺混战中独占鳌头。江苏卫视则在《非诚勿扰》一周双播改单播后,周末密集推出大制作季播综艺,全力冲击现象级。一线卫视之间的差距缩小,竞争呈胶着状态。

二线卫视弯道超车,各显神通

二线卫视的创新力度也蔚为可观,其中以东方、安徽、深圳的发力尤为明显,东方卫视推行“独立制片人”后,大制作不断,喜剧类、户外真人秀等节目线日渐丰满。以剧立台的安徽卫视在2015年换了个弯道:一口气推出了30多部综艺节目,台长庄保斌表示“我们正在进行卫视上星18年来最大的改革”。深圳卫视全面实践“有志者,跟我来”品牌新定位,推出“有志者”节目线,《极速前进》等节目凭借精良制作在卫视综艺场中站稳脚跟。

卫视广告经营领域反腐风潮涌动

2015年2月3日,52岁的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广告中心主任王茂盛被检方指控犯有受贿和贪污公款两项罪名: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财物15.25万元,并侵吞公款4万元供个人挥霍。

在此之前,辽宁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史联文因贪污受贿千万元之巨,被判处无期徒刑。仅2011年辽宁广播电视台就少收广告费12823万元,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两会聚焦,收视率再成整顿“靶心”

收视率造假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今年两会上又成为众矢之的。3月8日上午,在新闻出版界小组讨论时,全国政协委员欧阳常林提到:现在很多电视台存在收视率作假现象。而全国人大代表、央视主持人张泽群则主动提出“要向电视收视率开炮”。2015年开始了“一剧两星,一晚两集”的省级卫视新时代,轰轰烈烈的反腐风暴也刮到了电视圈;而两会委员和代表的集中炮轰,让“收视率”再度成为“出镜率”最高的话题和热词。

视春季招标开启,黄金资源二轮收割

除了传统意义上九、十月份的秋季招标,电视台又开启了春季招标的概念。经历了一季度的韬光养晦,各大卫视在二季度基本调整好状态,以密集的节目创新姿态刷亮荧屏。在新节目密集推出的同时,3月底至4月初也成为卫视春季招标的密集举办期。二季度历来是各电视台收视和广告争夺的战略要地,一则可以将观众牢牢锁定在自己的平台上,从而形成观看习惯,对于卫视全年整体的提升意义重大;二则由于现在节目创新迭代的周期已缩短为“季度”,二季度的提前发声及招标,可以使广告主关注到自己的优势资源,也为整年的广告营收奠定基础。

【广电生态】

2015年,各大广电集团的媒体生态和产业布局也发生了巨大变革。湖南广电在吕焕斌的改革思路下,正进行着广电生态再造的三大转型:从服务观众向服务用户转型、变内容产品为IP资源以及向市场生态转变。芒果TV新一轮融资后估值70亿元,进行内容转型新战略,并开辟独特商业模式。SMG打造千亿传媒航母,百视通和东方明珠合并,进行资产注入和整体上市。同时推进整体互联网化转型,从流量变现的角度进行业务布局。旗下第一财经吸收马云12亿元参股,欲打造新型数字化财经媒体与信息服务集团。

大事件盘点

台网交融盛况下的核心资源开放焦虑

电视媒体与移动互联网的交融,在羊年伊始达到一个新高度,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载体是“红包”。羊年贺岁时的“摇一摇”,在央视、BTV春晚的加持下,则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华新民俗”。其中,央视春晚110亿次摇一摇红包互动总量到8.1亿次/分;电视和手机屏以前所未有的紧密度捆绑在一起。着眼当下,是个多赢局面,电视台、广告主和社交平台各得其所。但面对未来,有电视业者焦虑,我们电视台面向互联网公司全面开放自己的核心内容资源,除了一时热闹什么都换不回来,因为渠道、平台和用户资源牢牢掌握在BAT手里。

东方明珠退市,正式被百视通吸收合并

2015年5月20日,东方明珠摘牌,股票终止上市,正式被百视通吸收合并。

据了解,百视通吸收合并东方明珠是上海文广内部整合的重要一步,经过长达半年以上的酝酿,2014年11月21日,合并方案正式出炉。根据合并计划,百视通将以换股的方式合并东方明珠,在合并之后,百事通承接后者所有资产、负债、业务、人员、权益继续在A股上市而东方明珠则退市。截至4月29日(东方明珠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东方明珠市值达739亿元,百视通市值为788亿元,两者合并市值高达1527亿元,已成为国内传媒业的航母。

芒果TV估值70亿元,年内将上新三板

据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快乐阳光”(芒果TV实际运营机构)董事长聂玫透露,芒果TV已完成了A轮融资,融得资金超5亿元,公司估值已突破70亿,计划在今年登陆新三板。芒果TV 引发资本方追逐的原因主要为以下两点:第一,芒果TV 拥有国内仅有的7张互联网电视牌照;第二,湖南卫视的品牌背书,优质内容的独家供给。在聂玫看来,芒果TV是湖南台的互联网引擎。“芒果TV的视频是基于互联网生态下的视频,我希望它能够变成一个引擎,不仅促进湖南台的互联网化和互联网思维,还能对整个湖南台生态有一种更新,撬动整个芒果生态圈的发展。”

马云12亿入股SMG旗下第一财经

6月4日,上海文广集团(SMG)与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在沪宣布,阿里巴巴将投资12亿元人民币参股SMG旗下的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在传媒与大数据领域的资源优势,共同将一财打造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型数字化财经媒体与信息服务集团。作为双方合作的第一步,第一财经今天也对外披露,已与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宁波云汉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达成合作意向,探讨增资恒生电子控股子公司上海恒生聚源数据服务有限公司的可能性。各方同意,将发挥各自优势,在数据业务领域,寻求资本及业务层面的合作机会。

【广电人才流动】

2015年,电视业离职潮仍在发酵,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等圈内大佬相继辞职。从包括邱启明、罗振宇、马东、崔永元在内的央视名嘴,到杜昉、王刚、张一蓓这些曾制作出《中国好声音》、《非诚勿扰》、《天天向上》的幕后英雄,近些年来离职潮的波澜似乎从未从电视业离开。

大事件盘点

夏陈安离职做互联网+传媒

拥有着25年传统媒体经验的夏陈安,曾任浙江广电集团副总编辑、浙江卫视总监、浙江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他在担任浙江卫视期间开创出“浙江卫视中国蓝”品牌,并打造了人们所熟知的《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十二道锋味》等节目。夏陈安于2015年1月请辞浙江广电集团工作职务,开始致力于将互联网与节目内容的融合。

如今夏陈安正式回归母校中国传媒大学,除了担任学术导师之外,他还受聘担任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夏陈安表示,“未来会把火力集中于互联网上,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造出最火的网络现象级节目。”


(责任编辑:龙江网络